官欲缠绵女领导免费阅读,官欲唐城马玉婷第2211章醒掌天下权

来人是齐凯,岁月催人老,在唐诚官职越做越大的时候,包括唐诚自己,已经变老了!
 
齐凯点头说:“老书记啊,我是齐凯啊!你好啊,我以为,我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真人了,想不到,你又来万城县了!”
 
唐诚问道:“你是怎么和钟桂森在一起的?”
 
这时,钟桂森过来说:“先不要在街站着说话了,去车里再详细说吧。品书网手机端 m.vodtW.com”于是呢,齐凯和钟桂森和唐诚坐到了一辆车,车队浩浩荡荡向万城县出发,由于唐诚是养病期间,何况这次来万城县,唐诚属于临时起意,反倒不会有人跟踪,甘南官场,包括东南官场,唐诚都没有惊动官方,钟桂森也只是通知了齐凯,所以呢,这次出行豪华一点,唐诚也没有过多在意。
 
唐诚在韬光养晦期间,也正好可以回到故地,见见故人!
 
在车里,齐凯告诉唐诚,他从万城县县委书记的任届满后,被调到了市里任副市长,届满之后,又来到了省里任职,是在省政协委员任退居二线的!他之所以来的这么快,因为他现在的家住在东南省城!
 
唐诚听后,也很感慨!唐诚也是一个非常念旧的人,这次来到东南省,能够见到这么多的故人,已经很满意了!
 
车辆快要到万城县境内的时候,昔日在万城县的种种,又一次浮现出来唐诚的脑海,睹物思情,唐诚想起来了一个女人,她在唐诚的生命里,也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,她是孙小涵,是齐凯的外甥女!
 
唐诚问齐凯说:“对了,孙小涵呢?她现在好吗?”
 
唐诚有点对不起孙小涵,唐诚去过很多地方任职,想的最多的是马玉婷,身边出现次数多的也是李冬冬张小雅,唐诚每次仕途履新,都想把马玉婷带在身边,客观的说,有点疏忽了这个孙小涵,当初唐诚老妈第一个认定的儿媳妇是孙小涵,记得孙小涵被唐诚调入到了东南省城工作后,唐诚也给她买了车,不知道,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啊?
 
齐凯见唐诚还能记得孙小涵,齐凯幽幽的说:“两年前结婚了。她没有继续留在省城,而是又回到万城县去了!她是在万城县里结的婚。”
 
唐诚听后,吃了一惊,埋怨齐凯说:“老齐啊!你应该在小涵结婚的时候,告诉我一声啊!”
 
齐凯说:“我是想告诉你的,可是,是小涵她坚持不让,我也只好尊重她的意见。”
 
唐诚的心疼了下,不管怎么说,唐诚是孙小涵的第一个男人,如今,她结婚了,唐诚两年后,才知道,心里也是不胜唏嘘!
 
不过,齐凯接下来一句话,更让唐诚唏嘘,齐凯说:“不过呢,现在小涵又离婚了,一个人单过,也没有生养孩子,想起来,这个外甥女,我也很心疼啊!我不该把她带进官场里来。”说完话,齐凯也流露出伤心的表情。
 
唐诚听后,更心疼了,唐诚幽幽的说:“是我对不起孙小涵。我希望,这次万城县之行,我能见到她。”
 
齐凯说:“应该能够见到她,你来万城县祭奠老纪的消息,我已经告诉孙小涵了,她说,她会在墓地等我们的!”
 
唐诚说:“希望我能得到她的原谅和理解。”
 
齐凯说:“唐诚,你也不要过于自责。她的人生路,是她自己选的,也许,她心无憾呢!”
 
午九点多钟,唐诚等人赶到了万城县,天公作美的是,飘起了绵绵细雨,传说,在过丧事的时候,下雨是个好兆头,寓意老天爷都流泪了!
 
在万城县西郊,有一个天府墓园,老纪葬在这里!唐诚买了鲜花,和纪岚家人,一起来到了老纪墓前,唐诚奉鲜花,嘴里也念叨了几句,希望老纪在九泉之下原谅唐诚因为工作忙而疏于对他的照顾。在老纪去世的葬礼,唐诚没有来祭奠。今天,唐诚来看望故友来了!然后,唐诚按照当地的风俗,给老纪墓前磕了三个头。纪岚拦住不让唐诚磕头,省长给一个烧锅炉的死老头下跪,这样会折煞她们纪家的!但是唐诚坚持要做,纪岚也流泪了,当初要不是老纪间牵线,唐诚还不能认识纪岚呢!这么说来,老纪还是唐诚和纪岚的媒人呢!唐诚给老丈人兼媒人,磕三个头,也是应该的!杨美霞把唐诚给搀扶起来。
 
唐诚带来的其他人,都在老纪的墓前三鞠躬!
 
唐诚做完自己的礼节,纪岚跪在了老纪的墓前,失声恸哭。
 
在这个时候,唐诚的眼神一瞥,突然注意到了,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大松树下,有一个女人的身影,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,背影似是那么的熟悉,唐诚心里陡然想起来孙小涵,下意识的,向她走过去!
 
不料,这个女人看到唐诚向她走来了,却又转身疾步离去,唐诚看清了,她是孙小涵,唐诚失声喊道:“小涵!”
 
但是,孙小涵还是没有回头,身影消失在一片松林之。唐诚还要追出去,身后跑过来了齐凯,齐凯拍了下唐诚的肩膀,劝说道:“既然小涵不想和你说话,你也不要勉强她了,我们都尊重她的思想和行动吧。”唐诚只好把脚步停住,来到了孙小涵刚才松树下停留的位置,忧伤不已。
 
孙小涵一溜小跑,跑远了,雨伞也不打了,雨丝浸湿了她的发丝,在她的额头变成一缕缕。
 
然后确认唐诚没有在追来后,她扶着一棵参天大树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,在她的脸肆虐的横流!和密密的雨丝混在一块。
 
从老纪墓地回来,大家在万城县找了一家饭店,开始聚餐!唐诚身边簇拥着一帮过去的旧人,这让唐诚又想起来了自己在万城县那个年轻时代的风云,那个时候,自己是省委书记的乘龙快婿,而且自己又是司机出身,所以敢打敢拼敢恨敢爱,不怕丢官,那个时候,该是何等的快意恩仇啊!可是,随着自己官职的增大,受制于各个方面的因素影响,反倒是不那么快意恩仇了!也许,这是宿命论吧!鱼和熊掌不能兼得,得到一样东西的同时,也会失去一样东西,老天爷是公平的!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。
 
午餐,唐诚喝了一斤多白酒!真是痛快,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!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身边有漂亮的女人,有誓死追随的兄弟,有钱花,有女人,夫复何求啊!醒掌天下权醉卧女人旁,这种感觉,真是痛快的很!
 
钟桂森喝的双目发赤,仍然要敬唐诚酒。
 
其实,这杯酒,应该唐诚敬钟桂森,唐诚不管到了华夏国的任何一个城市里,初来乍到,有大奔过来接送,有哥们过来照顾一切,这个感觉确实也挺美的。
 
本来,下午,唐诚还计划去一趟柳河县,虽然唐诚的年迈父母都已经搬到省城去住了,但是,唐诚还是想去看看,曾经年少受贫时的故乡,看看那里的旧人,有安然月,有苗基干,那才是唐诚真正起家的故乡!如今唐诚这也算是衣锦还乡了!
 
但是,纪岚过来劝说唐诚说:“唐诚,不管怎么样,我爸爸是周年祭日,是丧事,你这次来东南省,主要是奔着我爸爸的丧事来的,不宜再去和亲朋好友会面了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,按照迷信的说法,这样做,也对亲朋好友不利。有机会,我们可以专程来东南省走亲访友。”
 
唐诚这个人从善如流,当即采纳了纪岚的建议。
 
想到这次,是出来祭奠过世仙者,索性,一起把对唐诚有恩的过世人,统统都祭奠一下,去这些驾鹤而去的逝者墓前,去烧点纸钱,奉鲜花,以表达唐诚的心意!
 
唐诚和众人稍稍午休下,下午两点再次出发了,首先去了第一个对唐诚仕途帮助的人,那个在监狱里逝去的副省长黄右胜墓前,唐诚要去祭奠他一下。然后,第二天清晨,唐诚又到了芭蕉岛,祭奠一下自己的老师父余路宽。
 
祭奠完自己的师父,已经是午的九点多钟了,唐诚等人坐船,刚离开海边,唐诚的手机响起来了!
 
唐诚一看,是柯龙打来的!
 
唐诚马明白,是打黑枪的案子,有眉目了!
 
果然,柯龙在电话里给唐诚汇报说:“老大,我向你报告,公安部枪痕检验所的鉴定报告出来了,顾天成提供出来的那把手枪,经过鉴定,认定是那日剪彩现场向你打黑枪的那把手枪。也是说,这个白云江有重大作案嫌疑!现在,我想听取老大的意见,怎么办啊?是马抓人啊?还是等一等?或者是先把白云江监视起来?”
 
唐诚想了想,说:“先不忙抓他,你只要保密工作做的好,先不要打草惊蛇,你派人,先盯紧这个白云江,看看他都是和些什么人接触,活动地点和范围,以及他是靠什么生存的?他身后还有没有更大的人物?先把他的生活圈子给掌握了,然后,再抓他,也不迟。”
 
柯龙点头说:“可以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只是呢,这里面还有一个小问题呢,后天,是礼拜五了,是顾天成和白云江约定再赌的日子,到时候,怎么办呢?我们让顾天成怎么做啊?”
 
唐诚沉吟了下说:“我相信顾天成的赌技,他的那个六指赌王名号,不是我封的,是江湖送给顾天成的荣誉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我相信,顾天成一定会赢了白云江的!”
 
柯龙点头说:“好吧,我把老大的意思,转送给顾天成。”
 
唐诚又嘱咐了柯龙几句,把电话挂断了!
 
搞定了这个打黑枪的事,唐诚的心情轻松了许多!
 
唐诚也不是傻子,唐诚早已经历练出来了,打黑枪这个事,绝对不是偶然发生的,必然和唐诚在甘南官场的动作联系起来,那么,唐诚会隐约感觉到,这个打黑枪事件,一定和李昌寿,甚至是曹建友、薛田有关。自己和对手的执政方略格格不入,难不保对手会穷凶极恶。
 
所以,唐诚暂时不抓这个白云江,是想慢慢掌握白云江是不是受雇佣于他人!
 
唐诚知道,白云江是黑社会的人,黑社会的人,也不是一无是处,很多大佬,都是讲义气的!是义字当头!当然了,黑社会里讲究义字当头,也是出于现实考虑,如果黑社会不讲究义字,恐怕早灭绝了。万一唐诚仓促之间,抓了这个白云江,白云江誓死不开口,把罪名全都一个人担起来,唐诚也毫无办法了。唐诚会被动,所以,这件事,还是策略一点好。
 
转眼间。
 
明天,是白云江约定和顾天成再赌一局的日子!
 
这一局,如果,顾天成赌输了,要把手枪原封不动的送还给白云江!
 
晚,唐诚在玉泉山度假村的宾馆房间里,再次接见了这个顾天成。
 
顾天成坐下来,林乐秋过来给顾天成了一杯茶,放在了顾天成的身边。
 
唐诚问顾天成说:“老顾啊!明天和白云江再赌推牌九,你能有把握赢他吗?”
 
顾天成问道:“唐诚兄弟,你说吧,你是想让我赢他啊?还是想让我输给他啊?”
 
唐诚说:“我当然是想让你赢了,因为,柯龙还在继续调查这个白云江的其他事情,这需要时间啊,你赢了他,可以给我们调查他的圈子创造时间,你要是输了,手枪让他拿去了,我们只好马抓他了,反倒是对我们不利,我们需要时间,你懂吗?”
 
顾天成点头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然后,顾天成并没有马回答能不能赢的问题,而是用他只存有一个小拇指的右手,轻松的端起来了,面前的茶碗,然后送到唇边,一饮而尽!这个间根本不需要那只好手帮忙的!可见,顾天成手的功夫,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!凭右手仅存的一个小拇指,可以拿起一个茶碗的功夫,唐诚的心登时放下了!唐诚淡淡的说:“很好,我要的是这句话。”
 
同样是这个时候!
 
白云江也没有闲着!
 
他把手枪弄丢了,而且是赌博赌输的,被顾天成赢了去,这是一个大事,其实第二天,白云江后悔了,不应该把那只手枪做为赌注的。于是,他第二天,组织了几个哥们,去顾天成的赌场里,想把那只手枪要回来,结果呢,顾天成也不是吃素的,根本不惧怕白云江,顾天成身边也聚集这一帮亡命之徒!顾天成有钱了,有钱,谁都可以变成江湖老大!白云江动用武力,并没有使白云江屈服,只好再约定了时间,用赌的方式来解决,事情本来是以赌博的形式开始的,理应用赌博的方式来结束!顾天成也接招了!
 
这一次,白云江也是志在必得,必须要赢了顾天成,赎回那只手枪!
 
但是,白云江对自己的赌技也没有必胜的把握,毕竟,顾天成号称是六指赌王!
 
纸里包不住火,手枪弄丢的事,早晚是要被白云江的老板彭云池知道的,于是呢,白云江只好找到了彭云池,向彭云池汇报了此事。
 
彭云池斥责了白云江几句,说:“老白啊,你什么都好,是太好赌了,以后,要戒赌。不然的话,你的命一定会丢在这个赌博。”
 
白云江点头称是,说:“我已经很后悔了,第二天,我去带人找他要枪了,不过,这个姓顾的很厉害,根本不卖我的帐,我只好和他约定,在明天,继续和他赌一局推牌九,如果他输了,要把枪给我,如果我输了,永远不在登他顾天成的门。”
 
彭云池听后,眸子立即闪现出金光来,他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不管他叫什么六指赌王,是周润发来了,我也要他把手枪给我送回来!”
 
彭云池站起来,用手弹了下自己的衣襟说:“记住,江湖,是没有道理可讲的,赌博,更没有输赢之分,我说你赢了,你是赢了!你输了,也是赢了!这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!”
 
彭云池这么说,白云江放心了!
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100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
红颜文苑 发送:100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
红颜文苑 发送: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