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城马玉婷未删减免费全文阅读,第2217章 杀人于无形中

  汪必然进来后,他一个人,身边并没有其他人,曹建友忍不住问道:“必然同志,李昌寿呢?李总呢?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啊?”
 
  汪必然回答说:“我和李总联系了,结果并没有联系李总啊!”
 
  “是吗?那怎么会呢?”曹建友诧异的说:“我已经告诉了李昌寿,让他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啊!”
 
  汪必然说:“我确实和李昌寿联系了,但是没有联系。”
 
  曹建友拿出来自己的手机,拨通了李昌寿的电话,结果,这次李昌寿的手机打通了,曹建友的心是一喜问道:“李总啊,你怎么还没有来开会啊?都等着你呢?”
 
  不料,手机那边传过来不是李昌寿的声音,竟然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这个声音说:“对不起,我不是李昌寿,我们是公安部的,这个李昌寿因为涉嫌犯罪,已经被我们刑拘了,他已经不方便接听电话了。”
 
  曹建友听后,大吃一惊!
 
  与此同时,汪必然的手机也响了,是华夏国公安部打来的,让汪必然立即回首都去述职,并有其他工作安排,刻不容缓。
 
  汪必然点头答应了,放下手机,汪必然对薛田和曹建友苦笑了下,说:“不好意思,我刚到,又要走了,刚接到公安部的电话,让我马进京呢,今天的会议,我也不能参加了!”
 
  公安厅长必须听公安部的,薛田只好让汪必然离开了。
 
  曹建友还打着李昌寿的手机呢,还想继续询问点关于李昌寿的信息,结果那边是无可奉告,电话随即挂断了!
 
  曹建友心里也是蒙了一层阴影,他和薛田对望了一眼,轻声说:“李总那边出了事情,汪必然同志也被调进京城了,看样子,要出事,我们这个古城复古会议,还继续要开吗?”
 
  薛田更是心乱如麻,这个突然出现的情况,让薛田乱了分寸,看来,唐诚不是这么轻易的杀回来甘南了,说不定,唐诚早是运筹帷幄了!
 
  薛田机械的说:“汪必然和李昌寿都不来,会议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,散会吧!”
 
  散会之后,曹建友立时去了薛田的办公室,进来后,把门关严了,曹建友脸色凝重的说:“薛书记,事情严重了,超出了我们的预料,如果李昌寿真的出事了,很明显,这是有人再蓄意的谋害李昌寿,妄想在李昌寿这里打开缺口,进而达到某人的不可告人的目的,否决古城复古工程,其心之毒也,过于毒蛇啊!”此时,曹建友再也没有开会之前的好心情了。
 
  薛田点头说:“你说的很有可能是真实的,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。原来,这个人根本没有病,也没有伤,他身体健康着呢,他原来玩的是司马懿之计啊!”
 
  曹建友说:“是啊,某人是去韬光养晦了!我们被他蒙蔽了。”
 
  曹建友和薛田聊了会,马清楚了这一切都是唐诚在背后搞的鬼。
 
  曹建友说:“薛书记,既然我们都明白了,主要是,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啊?我们不能听之任之吧!更不能让唐诚牵着鼻子走吧!”
 
  薛田点燃一支烟,沉吟了下说:“是不能无动于衷,该出手的时候一定要出手,既然他都出招了,我们也应该接招,我想,我们要马做好两件事,第一件事,你出面,去一趟京城,和汪必然同志汇合,争取和李昌寿见一面,把问题搞清楚,这个李昌寿到底是因为什么被抓起来的啊,这一点至关重要。第二件事,古城复古项目,暂时停下来吧,等到事情明朗之后,我们再做打算。”
 
  曹建友听后点头,如果当初,李昌寿被抓起来,紧张的可能是薛田,可是,现在不同了,曹建友已经和李昌寿有了关系,两人之间有了猫腻,是在唐诚韬光养晦期间,李昌寿和曹建友猫腻关系建立起来的,如今李昌寿要出事,曹建友要势必死保李昌寿了!曹建友害怕引火烧身,要不然,这样的事,曹建友才不会亲自出面,而且是追到京城呢。
 
  曹建友想了下说:“书记,如果我见不到李昌寿,我应该怎么办啊?”
 
  薛田说:“李昌寿不仅仅是一个李昌寿,他们李家号称是李氏三雄呢!”
 
  薛田这么说,曹建友立时明白了!
 
  曹建友马站起来说:“好的,我这动身。”
 
  薛田点头同意。曹建友离开后,薛田也是陷入了沉思,从曹建友要搭救李昌寿的急切心理来看,这个曹建友恐怕已经和李昌寿有了见不得人的勾当!唉,想到这里,薛田叹口气,当初不应该把李昌寿给拉进这个甘南官场里来,本来是,薛田想要借助于李家的力量来制衡唐诚的,想不到,事情竟然变的这个复杂。
 
  好歹,薛田只是来了一计以夷制夷,薛田把李昌寿拉进甘南来,是为了对付唐诚,挑拨唐诚和李昌寿之间的矛盾,至于和李昌寿之间,薛田倒也没有什么把柄在李昌寿手里!这一点,薛田还是很高明的,薛田只是负责挑拨李昌寿和唐诚之间的矛盾,让他们之间的矛盾加大,但是,至于李昌寿会采取什么报复手段,这个和薛田无关,这也是人们常说的,杀人于无形。
 
  猛然之间,薛田想到了唐诚前段时期的伤情,不由得大吃一惊!莫非唐诚打黑枪的案子,和这个李昌寿有关,那样的话,事情可糟糕透了!同时,薛田也是熟读三国,也知道司马懿装病赚曹爽的故事,也是在唐诚韬光养晦期间,曹建友才逐渐和李昌寿走的近的!
 
  想到这里,薛田的后脑勺突然是一阵发凉。
 
  现在,薛田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而一切都已经晚了!现在,他寄希望于两件事,第一件,薛田希望曹建友和李昌寿之间,曹建友陷入的浅一些。第二件,希望李家能够发挥效力,利用李家大哥的势力,纠结李氏三雄的力量,来保住李昌寿毫发未伤,这样的话,薛田仍然有机会阻挡住唐诚的反击!
 
  曹建友出来了省委,正在赶往飞机场的时候,曹建友接到了沙滩排球运动员陈胜楠的电话,陈胜楠哭诉说:“曹大哥,不好了,出事了,我们李总被公安给抓起来了,曹大哥,你可要救李总啊!你是知道的,要不是因为有李总,我不可能认识曹哥的啊!”
 
  猛然间,曹建友对这个陈胜楠厌恶了,人们都说红颜祸水,想不到这个陈胜楠也是这样,到了关键时刻,她感情还是倾向于她的第一个情人!她心里还是和李昌寿走得近。
 
  曹建友不冷不热的回答说:“我正在赶往首都的路,我去处理这个事,你也不要过于紧张,说不定,是一点小误会,李总马会没有事的,你也知道,李家在我们华夏国政局内的分量,应该能够逢凶化吉的。”
 
  说完话,曹建友挂断了陈胜楠的电话。
 
  可是,曹建友志得意满的去了京城,却并没有见到李昌寿,原本前三天,据说李昌寿还被公安人员控制呢,不料,三天后,竟然被转至到了华夏纪委里了,而且李昌寿办案组还没有在京城,带着李昌寿,去了一个不知名的山里面了!那里据说是华夏纪委的一个办案基地。不受外界更多因素干扰。
 
  曹建友托人托关系,想要见到李昌寿的大哥,结果呢,次次遇到了闭门羹,李昌寿的大哥,根本不见曹建友!
 
  顿时,曹建友知道,自己的辉煌人生要走到头了!
 
  十天后,华夏国纪委来到了甘南省,把曹建友带走调查,甘南官场一下子震颤了。虽然在带走之前,并没有公布曹建友涉嫌的犯罪问题,但是,这次,曹建友恐怕是在劫难逃了!
 
  曹建友被纪委带走了,那么,他在甘南省大力推行的古城复古计划,也随即搁浅!
 
  曹建友被纪委带走的第三天,薛田把唐诚叫到了省委,薛田见到唐诚,非常热情,他招呼唐诚坐到了沙发,自己也坐到了一边,亲切的和唐诚说:“唐诚同志,我们两个是甘南省的主要领导,我和你早没有交流过思想了,这是我的不对,前段时间,工作太忙,烦心事太多,疏忽了和唐诚的思想交流,希望唐诚同志理解啊,不要见怪。”
 
  唐诚淡然的说:“我也有错误,平日里,是我向书记请教的少,这一点,我也向书记检讨。”
 
  薛田淡定笑了下,然后把秘书叫进来,安排说:“王秘书,我要和省长交流思想和工作,今天午,不在忙于其他工作了,要给我们留出一个小时来。这个期间,不允许有人打搅。”
 
  秘书照办了,薛田要和唐诚交流一个小时的工作思想,这在以往也是没有过的。
 
  薛田和唐诚各自点燃一支烟。
 
  薛田开口说:“唐诚同志,曹建友被纪委带走了,到底曹建友最终的结局是什么,现在,面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,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是,曹建友触犯了法律底线,被移交司法部门处理是一定的了,他是不可能再回来我们甘南任职了。甘南陷入了一场危机,至于影响会有多大,还要看后续发展,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,甘南是到了特殊时期,这个时期,尤其需要我们两个人团结啊,共同的应对这场风雨。”
 
  唐诚点头说: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
 
  薛田说:“那是曹建友自作自受,他不值得同情!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!但是呢,曹建友走了,我们甘南省的工作还要继续,我们的事业还要推进,他走后,有两件事需要我们抓紧处理,第一件事,那是顶替曹建友职务的问题;第二件事,是关于他在这个之前一直大力推行的古城复古项目问题,但这两个事,我想听取你唐诚同志的意见!”
 
  唐诚淡淡的说:“薛书记,真想听我的意见?”
 
  薛田说:“唐诚同志,现在,这个房间里我们两个人,而且,你放心,这个房间里不会有任何的录音工具,谁也不敢在我的书记屋里安放机关,这一点请你唐诚放心,不然的话,我可以跟着你去你的省长办公室,或者换到你的办公室里去。我是真心的想听取你的意见。”
 
  唐诚笑了,说:“我相信薛书记。”
 
  薛田也淡定笑了下,说:“今天,我想和你唐诚同志说点知己话和心里话,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,谈透谈彻底,我也检讨我的错误和失误,我也希望唐诚同志能够和我交心!不管我们之前有过多少的磕磕碰碰,但是,有一点,我是清楚的,你唐诚同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,我呢,做的一些事,也是出于公心,也是为了甘南省的大局,也是为了甘南省老百姓的福祉和事业,有些事,我希望得到唐诚同志的谅解和宽容!曹建友出事了,这个事,对我的打击很大,以前我还重用这个曹建友,想起来,我是痛彻心肺啊!是我用人视察啊!我逃脱不了向华夏国央检讨的惩罚。所以呢,痛定思痛,我认为,造成我们甘南省今天这个不利的局面,首先一点,有我们将相不和的原因,虽然不是主要原因,但是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,这一点,我向你唐诚同志检讨,是我过去的做法有点偏激,也有点好高骛远和英雄主义了。”
 
  唐诚说:“我也有责任。”
 
  薛田说:“我刚才提到的两件事,关于曹建友的,如何最大程度减小曹建友事件给我们省造成的损失,你唐诚同志到底是怎么想的啊?”
 
  唐诚想了下,说:“关于曹建友职务的安排问题,这件事,我认为,我们甘南不要管了,即便是级要我们推荐人选,我们也要坚决的放弃这个权力,把这个权力交给华夏央去定夺,交给组部去负责,我们甘南要保证央政策在我们辖区的坚决贯彻,首要一点是人事的安排,一定要听级的!既然曹建友已经被纪委给带走了,我相信,级一定会考虑我们甘南领导班子的问题的!在这个特殊时期,我们更要高姿态,坚决捍卫央的权威,支持纪委对曹建友的调查。配合级办案,这一点,很重要,表明我们和曹建友不是一路人。”
 
  薛田听后,心里一惊,薛田以为唐诚会推举秦秀飞呢,在省政府里,只有秦秀飞这个副省长和唐诚走的近,薛田心底认为,唐诚一定会推举秦秀飞,结果呢,唐诚态度坚决的服从级调度安排。这让薛田下一步棋走了空,薛田以为,唐诚推举了秦秀飞,薛田会有交换条件,让唐诚继续大力推行古城复古项目,把这个项目坚决干下去。
 
  薛田表态说:“是啊,至此风雨飘摇之际,曹建友是极不光彩的退出了我们甘南,这个时候,我们必须坚决的服从央的领导,这个,我很赞成,你唐诚和我想到一起去了。关于古城复古项目,你唐诚同志又是如何想的啊?”
 
  唐诚说:“关于古城复古项目,这个立场,薛书记心里是非常清楚的,古城复古刚开始重启的时候,我是投了反对票的,现在,我依然不看好这个项目。我们人为的,用现代工艺堆一座古城,它究竟有多大的实际意义?又能为老百姓带来多大的福祉呢?不过呢,话又说回来,古城复古项目进行到现在,已经发改委立项了,也批准了,国家财政也拨付了一部分资金,一部分工程也事实的做起来了,这个时候,我要说把这个工程停止,这个项目会变成了烂尾工程,会给全省群众造成很不好的影响,也降低了我们省委省府的威信!将来,我们无法取信于民了!所以呢,我想的是,古城复古项目继续,但是,范围要缩小,减小它的面积,尽可能的做到不浪费不强制不扩大不拔高,根据我们现有的实际情况,减少这个投资额;还有是开发商的问题,需要重新评估和招标,原来的标段都要重新划分,李昌寿的天宝集团已经不适合继续和我们政府合作了,天宝集团的问题,由天宝集团自己负责,是他们先破坏了合同和游戏规则。”
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100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
红颜文苑 发送:100
看《官色攀上女领导》全文大结局,关注微信公众号:
红颜文苑 发送: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