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谋局》第776章博弈,《官场问鼎》txt全文大结局在线阅读

第675章、第776章 博弈
 
    丁长林回到了反贪局,他直接去了江吕兵的办公室,江吕兵平时也习惯提前到单位,这个习惯养了好多年了,以至到了当一把手的时候,他还是保持着这样的习惯。
 
    江吕兵一见一脸疲惫的丁长林敲门进来了,怔了一下,有些吃惊地看着他问道:“昨晚真有猛仗打了?”
 
    “没有,所以急着回来和你商量,他们昨晚没有行动,一大早谢郝铮就去了医院。吕兵局长,情况有些变化,目前小孙和小李还在重症室那边,我走的时候谢郝铮也在,我急着回来和你商量的。”丁长林把重症室那边的
 
    情况对江吕兵简单地说了一下。
 
    江吕兵等丁长林说完那边的情况后,没有马上接丁长林的话,而是沉思起来。省里的局面目前在瓦解,这次车 祸孟光辉那么强势地要一查到底时,也没人真敢反驳,如果是从前,别说孟光辉这话说不出来,就算说出来了,肯定也会遭到一堆人反对,这些年一起又一起不是天灾的人祸少了吗?哪一次给了吃瓜观众们直相呢?哪一次不是拖到吃瓜观众失去耐心再给个不痛痒的结论呢?
 
    别说十几辆车相撞,就是整条川北路被毁,恐怕也能找到各种理由来圆这样的结局。至少在江吕兵这里,他见得太多了,他是反贪局局长,可是真正靠制度去反贪的人和事又有多少呢?最近几年的纪委地位升到了东厂的位置,谁不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反贪局?他这个反贪局局长其实相当长时间只是一个摆设,查谁不查不谁都是上面定了调子的,而不是谁犯事就查谁。
 
    发展之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,只是从买官卖官开始,整个风气就滑向了不可抑制的局面,特别是最近两年经济严重滞后后,陕北的问题就显得更为突出了,如果不是这样,上面也不会把路天良空降到了陕北,路天良如果不是被逼到无退路,也不会启用丁长林这员猛将往前冲了。
 
    说实在话,在这一点上面,江吕兵觉得自己不如丁长林,他太喜欢打保守战,如果路天良一到陕北,他想搭上路天良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,可路天良一次次被架空后,江吕兵便退到一旁观望了,这一点,他与公安局的卫青原有相似之处,一直在观望着。
 
    如果没有秦方泽提醒,江吕兵还在观望的队伍之中,不可能和路天良、丁长林还有秦方泽吃了那么一餐饭,他之所以如此支持丁长林,那是因为他做不到的事情,丁长林在做,他内心是希望陕北的天撕开一道口子的,朱集训时代太久,太久了。
 
    一个人的时代太久对社会的发展是不利的,连美国那么先进的国家连任也不超过十年,而朱集训在陕北经营的时间早已超过了十年,哪怕他退下去了,也一直在控局,否则赵亚德也不可能那般让着郭江艳,谁不知道郭江
 
    艳是朱集训最最宠的女人呢?他对郭江艳的宠以及往上推的力度,只要是省委或者省府的人,无人不知道,无人不晓。
 
    现在丁长林来分析车祸时,江吕兵也是意外了一下,没想到谢郝铮被他们当成了一个卒子,交出一个卒子就想熄事宁人,而且如果这个卒子不开口的话,丁长林面临的困局还是很难打开的。
 
    很多时候大家都在玩交易的游戏,只是看玩得高不高明,证据会不会落到对手手里,又落了多少证据,是不是至命的证据,这些是真正拿下他们的利剑,可是江吕兵虽然在反贪局这个位置上,他也没敢去查川北院派系的人,就因为他没去查,他和卫青原甚至是侯明渊都没被排挤下去。
 
    “长林,他们打算牺牲谢郝铮,如果谢郝铮不开口的话,车祸一案极有可能会不了了之。司机目前这情景怕是醒不过来了,你要有最坏的打算,如果司机醒不过来,或者司机醒过来了不指证,而且谢郝铮以失职来承担了一切,你怎么办?”江吕兵看着丁长林问道。
 
    丁长林被江吕兵如此问,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看着江吕兵说道:“这个问题我在回局里的路上也想过了,就我目前得到的情况,省里的人并没参与车祸一案,而且省里的人也有意在放弃靖安市。江哥,我觉得这个时候,我应该直接去靖安市,车祸一案放一放,看看谢郝铮到底要如何抗这件事故。
 
    另外,江哥查一下谢郝铮家里的情况,开销等等,谢郝铮我今天看到了,他那长相不象贼眉鼠眼的人,一定家里有实际困难被马明多绑架了,这样的人应该会是一个孝子,从家里来打开缺口,这边要江哥派人去查,我想明天就带着小孙和小李直接杀向靖安市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 
    靖安市的市委书记齐高明已经要到省里来任职了,空出来一个位置后,各方都会开始博弈,而我突然奔出和靖安市,会加速各方的博弈,这样的时候,更容易抓到漏洞,再说了,我也熟悉靖安市的很多情况,我想从靖安市来倒逼省里应该更容易一些,江哥,你觉得呢?”
 
    丁长林把自己的想法端了出来,这是他听到洪玉的提示后决定的,原计划从车祸切入,如果谭修平和郭江艳介入的话,现在他们不介入了,反正失去了从车祸介入的意义了。
 
    路天良要的不仅仅是靖安市的一个货运机场,他要的是拿下控局的人,控局的人一天不拿下,他在陕北一天都无法真正施展拳脚。
 
    丁长林很清楚这一点,就因为清楚这一点,他更得慎重,特别是洪玉的那句话,他们坐到了这个位置,哪里是丁长林轻而易举就能拿下的呢?
 
    丁长林无论从年龄还是阅历上,与方胜海和马明多都不能比,距离省里的人就有更长的距离了。
 
    不管如何艰难,丁长林既然在路天良那边立下了军令状,就一定会一冲到底。

看完整版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59
看完整版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59
看完整版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59
看完整版,关注微信公众号:红颜文苑 发送:59